第1章 碾压玫瑰心

都市字数:3213更新时间:2016-05-27

  “陆天龙,你到底怎么回事!上班15天,你迟到13次!”

  办公室内,王莹狠狠训斥着面前的陆天龙。

  王莹是人力资源部经理,脸蛋儿不算特别出众,但是很耐看。

  最吸引人的是她的身材,前凸后翘杨柳腰,绝对顶呱呱!

  尤其今天,她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套裙,胸口和臀部的布料都绷得紧紧的,好像随时有裂开的可能。

  由于气愤,她高耸的胸部一起一伏,格外诱人。

  “养眼啊!”陆天龙情不自禁的赞叹道!

  “你说什么?”王莹先是一愣,随即怒不可遏,“陆天龙,你在看什么!”

  王莹只差没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了。

  陆天龙那眼神,就像她没穿衣服似的!

  “不看多浪费!”陆天龙嘟囔道:“再说看几眼又不会变小!”

  “混账!”王莹气的满脸通红浑身乱颤。

  她是公司公认的铁面女阎王,员工见了她大气都不敢喘,现在这个混蛋竟然敢公然评论她的身材!

  “陆天龙,你被开除了!”

  “开除?不是吧?我就是看了你几眼而已,就被开除了?还有没有天理?”陆天龙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。

  “你给我出去!”王莹快要气疯了。

  “出去就出去!反正看的也差不多了。”陆天龙朝着王莹吹了个口哨,笑嘻嘻转身。

  陆天龙在凤凰集团的车队里当司机,跟其他五六个司机一样,负责公司客户的接送和货物的运输工作。

  王莹正瞪着陆天龙的背影,她的电话突然响起。

  “总裁你好,我是王莹。什么,您要用车?现在?好!”

  “陆天龙,你给我回来!”挂掉电话的王莹看了眼已经走到门口的陆天龙,犹豫了一下道。

  “让我出去就出去,让我回来就回来?职位高就可以欺负人啊!”陆天龙回头道。

  王莹真想冲上去杀了这个混蛋。

  “总裁司机临时请假,总裁现在要用车,其他司机都下班了不在,你去!”

  “不去!我已经被开除了!”陆天龙直接摇头。

  王莹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现在收回开除令!”

  “朝令夕改是公司大忌,你这样视命令如儿戏,对得起公司吗?”陆天龙很严肃道。

  王莹七窍生烟。

  “你到底去不去?!”

  “去!”陆天龙视线又回到王莹胸前,笑嘻嘻道:“只要你告诉我,你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?”

  “我宰了你这个混蛋!别跑,你丫给我站住!”王莹生平第一次爆了粗口。

  凤凰集团办公楼前,苏凌月已经到了抓狂的边缘。

  “王莹,车怎么还没到?陆天龙?你把他的电话给我,我自己找他!”

  她今天亲自去见客户,这可是一个上百亿的大单子。

  王莹安排的司机却一直没到,电话打不通,距离她和客户约好的时间,只剩了十五分钟!

  凤凰集团,每年净利润好几亿,连续两年被评为海阳市最有发展前景的企业。

  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,一手创建了凤凰集团神话的总裁苏凌月,身材脸蛋都是绝品。

  她外号冰山美人,是海阳市女神级的市花,追求者无数。

  对于任何追求者,她都不留情面,直接拒绝。

  这也让更多的人蠢蠢欲动,希望能够征服这只高傲的凤凰,财色双收。

  此时,远处传出突然传来剧烈的轰鸣声。

  在路人的惊叹中,二十几辆最新款的法拉利轿跑呼啸而至,在距离苏凌月不远的地方整齐的排成一行。

  几十个工作人员迅速下车,每人手捧大把的玫瑰,片刻功夫,就在苏凌月面前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心形图案!

  99999朵玫瑰花摆成的心!

  人群之中,一个穿着白色西装,风度翩翩的男人缓缓走出,和苏凌月隔着玫瑰心遥遥相望。

  他做出一个自认为最有魅力的笑容,单膝缓缓跪下。

  “凌月,遇见你,是我一生的幸运;爱上你,是我一生的快乐;没有你,是我一生的遗憾!现在我要大声的告诉你:我爱你!凌月,答应我,做我女朋友,好吗?”

  盛大的告白场面!

  在场所有女性同时尖叫起来,要是有一个男人也肯为她们摆出这样的阵势,别说投怀送抱,就连菊花也一起奉献!

  “天呐,那是海龙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!海阳四少之一的郑少枫!”

  有人认出了这个男人,马上引起一片惊呼。

  周围的尖叫和惊叹,让郑少枫的笑容更加自信。

  他不信哪个女人能够拒绝这样的浪漫,即使是号称冰山女神的苏凌月。

  这次,他对苏凌月势在必得!

  就在此时,一辆保时捷卡宴穿过人群呼啸而至,径直从那99999朵玫瑰花上碾压而过。

  一个潇洒到极致的刹车甩尾,卡宴直接停在了苏凌月的面前。

  陆天龙从车上窜下来,一边擦汗一边解释:“抱歉啊老板,吃了顿饭撒了泡尿,耽搁了点儿时间,没迟到吧?”

  卡宴来去一阵风,等所有人反应过来,面前只剩被碾压的七零八落的玫瑰心,和单膝跪地目瞪口呆的郑少枫。

  坐在后排的苏凌月想笑又不能笑,憋的心口疼,那一片被无情碾压的玫瑰花啊。

  看着一边擦汗一边开车的陆天龙,苏凌月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了一个弧度。

  她准备原谅这个家伙迟到的事儿。

  可是随后,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。

  “老板,什么事儿笑的这么开心,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。”陆天龙对着后视镜咧嘴一笑,视线在苏凌月脸上停留了一秒两秒好几秒,果真尤物啊。

  “没有,专心开车!”苏凌月恢复冷漠本性,淡淡道。

  “哈哈!那我最近看了一个特好笑的笑话,要不我讲给你听吧!”陆天龙兴致盎然道。

  苏凌月一阵无语,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,没忍心拒绝,“讲吧。”

  “可是,可是我这笑话有点儿黄,你不会介意吧?”陆天龙有些为难道。

  后排的苏凌月再次无语:“那就把黄的跳过。”

  “好!那我开始讲了哈!跳过跳过跳过跳过,跳过跳过,讲完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要不我再给你讲一个更好笑的?”陆天龙眉飞色舞道。

  “做好你分内的事儿!十分钟之内,把车开到玲珑会所!”苏凌月冷冷道,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听一个司机讲这种段子,那还了得。

  “十分钟?你确定?我身体强壮倒是没问题,就怕你不行!”陆天龙挠着脑袋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!”苏凌月冷声道,这个司机太不像话,竟敢在她面前开黄腔!

  “老板你别误会,我说的不是你想的那点事儿!真要是那事儿,我最起码能一个小时的!”陆天龙认真解释道。

  色胚!

  苏凌月推翻了之前对这家伙的所有好印象,强压怒火,道:“十分钟,如果能到,工资加倍,如果到不了,以后不用再来上班!”

  她是故意刁难陆天龙,作为他不安分的教训。从这里到玲珑会所,就算路上不堵车,起码也得半个小时。

  “嗖!砰!”

  话音刚落,陆天龙动了,车子油门一踩到底。

  卡宴像是火箭一样猛的窜了出去,毫无防备的苏凌月脑袋砰一声撞在后面的座椅上又反弹回去,撞了个七荤八素。

  然后,卡宴以极限速度奔驰在海阳市的大街上,急刹,甩尾,超车,甚至在一个十字路口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漂移。

  苏凌月捂着嘴从车上下来,跑到旁边的垃圾桶开始狂吐。

  “九分半钟!老板,我技术还行吧?别忘了给我加工资!”陆天龙还在不知死活地邀功。

  想到客户在等,苏凌月决定先忍一忍,明天一定把这个家伙直接开除!

  必须开除!

  心里想着,她迈步走向玲珑会所大门。

  “老板,等一下!”

  陆天龙又屁颠屁颠追了上来,“你头发乱了,衣服脏了,还有,你的罩罩也歪了!哎,老板,要不要我帮你整理一下!别走那么快,等等我啊!”

  玲珑会所天字号大包厢,装修的富丽堂皇仿佛宫殿。

  “张楚?怎么是你!”

  推门进去,苏凌月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沙发上的男子。

  二十多岁,长得挺帅,眼神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张狂。

  和郑少枫一样,海阳四少之一的张楚,家世与郑少枫相当,海阳另一巨无霸腾飞集团总裁的长子。

  同样也是苏凌月的追求者之一。

  张楚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衣冠禽兽。据说他的爱好就是玩女人,尤其是学生妹。

  大把钞票砸上床,玩儿完就甩,去年还有一个女学生怀孕被甩跳楼自杀。

  “凌月你来了!坐!”瞅一眼苏凌月,张楚狠狠咽了咽口水,笑道。

  “长宏集团的王总呢?”苏凌月皱眉问道,她这次就是约了长宏集团的王总见面,商谈百亿的代理出口项目。

  “呵呵,王总临时有事,不过他已经交代过,这笔生意由我全权负责。”张楚笑道。

  “那这笔生意我不做了!”苏凌月转身就走。

  “凌月,感情归感情,生意归生意,百亿的大单子,不要感情用事!先过来坐吧,我们今天只谈生意不谈感情。”坐在沙发上的张楚笑呵呵道。

  “张楚,你要是敢耍花样,别怪我跟你翻脸!”苏凌月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她现在的确需要这笔订单,为了凤凰集团,也为了她自己。

  “不会不会!来来来,谈生意之前先干一杯,预祝我们的合作能够成功!对了,这可是我好容易从法国摩当豪杰酒庄弄来的,这一瓶就要十万美元!”

  张楚笑着打开了面前一瓶包装精致的红酒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