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应聘

都市字数:3020更新时间:2016-05-27

  夜幕低垂,仿佛将闷热的暑气赶出九霄云外。

  东昌市,这个华夏新开放的港口城市,此刻已经是万家灯火,好像要和穹苍上所缀满的繁星互相辉映。

  群英夜总会,是东昌市南街区很有名的一家夜总会,里面声音震耳欲聋,重金属音乐和里面喧嚣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。

  清凉的美女们装束几乎精简以展示自己那曼妙的身材,无数的眼神在美女的身上疯狂的扫荡,美女们一边享受着这种无形的侵犯,一边摆动身体,引得阵阵唏嘘以满足自己对美丽的虚荣。

  “就是这里么?”

  夜总会门口,洛天手里拿着一张简历,轻轻皱眉,神色有些复杂,在他的脑海里,浮现出了一副场景画面:迷彩,密林,枪战,血腥。

  “老——老大,东昌,姐,裴容——”

  一个身着迷彩,年轻刚毅的军人,倒在了洛天的怀里,嘴里在咕咕冒着鲜血,眼睛开始涣散,费力而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,最后头一歪,死在了洛天的怀里。

  “不,青龙,啊——”

  当时的洛天也是一身迷彩,抱着没有了气息的年轻男子的身体,双眼通红,仰天发出如同野狼一般的嘶吼,悲天愤怒,不可自制。

  洛天效力于国家一个神秘的军事部门,代号龙魂,他是龙魂的老大,内部人称逍遥王,还有叫他逍遥兵王的。

  青龙是他手下的一个弟兄的代号,原名叫裴元庆,临死前,说的裴容就是他唯一的姐姐,希望洛天能保护她。

  洛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在东昌南街区,才打探到青龙的姐姐裴容竟然在这群英夜总会工作,也难怪洛天会皱眉。

  进入夜总会,穿过嘈杂不堪,如同群魔乱舞的一楼大厅,洛天扫视了一下,然后直接就往二楼而去。

  “站住,找谁?”

  洛天刚抬脚,这时一个声音传来,一个身穿西装约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,一脸警惕的望着洛天。

  “兄弟别紧张,那!”

  早已恢复了心境的洛天咧嘴一笑,扬了扬手中的简历:“我是来应聘的!”

  “紧张?嗤!”

  西装男子鼻子里轻哼了一下,毫不掩饰对洛天的鄙视,他可是这保安经理,功夫不弱,退役的军人,不知道打跑了多少闹事的家伙,看着洛天那其貌不扬,甚至有些削瘦的身材,不由的撇撇嘴。

  不过看到洛天手中的简历,这个西装男人还是决定带洛天上去,毕竟最近夜总会急缺人手,这是容姐负责的场子,他不敢违背。

  洛天跟随此人来到楼上,很快的就被二楼走廊上的喧哗惊动。

  “有情况!”

  这个西装男子脸色一变,丢下洛天就跑了过去。

  “南少,对不起,请放过我吧,那样我会死的,”一个女孩哀求的声音传了出来。还在

  这个女孩哭的梨花带雨,衣衫有些不整,暴露的皮肤上,青一块紫一块的,在她的身边,还有一个身穿旗袍的女子。

  淡淡的眼影,波浪披肩,鹅蛋形的美艳俏脸上白璧无瑕,两弯新月柳眉之下那双杏眼妩媚而性感,鼻子细细高高的,一件高开衩旗袍下雪白的大腿。

  妖而不娆,雅而不俗。

  “是她么?”

  跟随而来的洛天,看到这个女人不由的有些呆了,说实话,洛天见过不少的绝色女人,能够比得上眼前此女的太少了。

  更重要的是,这个女人的长相,和自己死去的兄弟青龙有几分相似。

  “南少你喝多了,这里有规定,不得强迫她们,请回去吧,今天的账免单,”

  旗袍女子开口说话了,陪着笑脸,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,不过看的出来,这个女人对眼前所谓的南少有些忌惮。

  “喝多,免单?哈哈哈,裴容,你以为我南少缺那点钱么,今天就让这个女人陪我了,她不陪也行,不过你要陪,二选一,怎么样?”

  这个南少原名南春华,人模狗样,头发后背,油光锃光,像是被狗添过一般,此刻,不怀好意思的盯着眼前这个称为裴容的女人哈哈大笑道。

  “南少,你不要过分,这是谁的场子你应该清楚,要不要让三哥过来和你解释?”

  旗袍女子的神色阴沉下来,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黄三?你他妈的少拿黄三吓唬我,就是他在,也要给我南春华几分面子,倒是这个臭女人,不知道爬过黄三多少次床,才混到今天这个地步,告诉你,惹火我,我让你混得连南街区最下贱的夜莺都不如!”

  这个南春华咬牙冷笑道,不过说到黄三,他的眼神明显有些忌惮,毕竟黄三是南街区的地下老大,心狠手辣,黑白两道的人都给他几分面子。

  “你这个人渣!”

  旗袍女子,也就是裴容,神色尴尬羞恼,脸色涨红,身体微微颤抖,她是凭自己的本事,来管理夜总会的,从来没有出买过自己的身体,却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说的如此肮脏不堪。

  而且,她裴容在地下夜场也是很有名的,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到羞辱,自然不会甘心。

  “贱女人,敢骂我,你找死!”

  南春华冷笑一声,一巴掌对着裴容那张吹弹可破的玉脸就扇了过来。

  “南少,不要,”那个西装男子是这里的保安经理,受顾于裴容,如今看到裴容要吃亏,硬着头皮站了出来,不是制止,而是请求。

  “滚你妈的,再敢拦连你一块打,”这个南春华一脚把这个西装男子踹开,同时,对着裴容狠狠的扇了过来。

  裴容闭上了眼睛,准备迎接那更加羞辱的时刻到来,只不过,这一巴掌并没有落下来,却是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叫道。

  裴容睁开了眼睛,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,而南春华的那只手却是落在他的手掌中。

  “小子,你放开我,你是谁,敢惹我,我让你分分钟在东昌消失你信不信?”

  南春华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铁箍紧紧的箍住,动弹不得,连骨头都要断了,而他更惧对方的眼神,那双眼睛冷漠,无比,充满了杀机,让他心里害怕无比,色厉内荏的说道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