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螟蛉之子

历史字数:2487更新时间:2017-12-25

  窗外雨声如注,嘈杂的脚步声一阵阵传来,不时能听见铠甲碰撞发出的铿锵声。

  刘封怔怔地躺在床上,望着头顶浅蓝色的帐幔,又看看四周古朴的房间,桌案上还摆着竹简笔墨,豆大的油灯在晨光中挣扎了几下,终于熄灭,留下一缕袅袅青烟。

  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就这么穿越了,而且来到的是汉末乱世,如果不是眼前的房间和原主人的记忆,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  他本是一名军人,在一次抗洪救灾中因为救人出现了意外,连着他的保险绳磨断,卷入了洪流之中。

  翻滚的浊浪之中,他看到自己救出来的那个小孩被平安送上岸,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为人民服务,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么?

  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大半晚上的时间,他都在消化着心中的震惊和原主人的记忆。

  “嘶——”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把掐自己的大腿了,刘封龇牙咧嘴地吸了一口冷气,一整夜大雨倾天,此刻天已经大亮,他喃喃自语:“应该不是白日梦吧?”

  原主人和他的名字一样,也叫刘封,不过这个同名的人身份可比他强多了,原本是罗侯寇氏之子,刘备投靠刘表后,暂时安居于荆州,因为当时刘备未有子嗣,于是收刘封为养子,虽是螟蛉之子,但身份也不算低了。

  去掉头上的毛巾,他心中思绪万千,还不太完全适应现在的情况,脑袋昏沉沉的,不知道是伤势未愈还是想的太多的缘故。

  脑海中印象最深的,莫过于半月前关羽水淹七军,擒杀庞德,威震华夏的消息,当时捷报传来,全军震动,一片欢腾,无不欢欣鼓舞,蜀军士气大涨,关羽也成为蜀军的军魂人物。

  但刘封心里却很清楚,荆州即将迎来一场大变,吕蒙白衣渡江偷袭南郡,关羽丢失整个荆州,身死异乡,急于报仇的张飞被属下暗杀,刘备伐东吴又被陆逊火烧连营,一连串的动作,让蜀国实力大损。

  但这还不是最紧要的,主要的是,关羽死后,刘封的末日也不远了!

  历史上,樊城战事吃紧,关羽曾派人来求援,刘封因为刚拿下上庸,拒绝出兵,关羽兵败身死之后,刘备因此怪罪于他,而诸葛亮考虑到刘封刚烈勇猛,刘备死后可能难以制服驾驭,于是劝刘备借此机会除掉他,刘封最终被赐死。

  一想到这里,刘封打了个激灵,呼地一下坐起来,好不容易重新活了过来,虽然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但他也想继续活下,而且拥有千余年的历史知识,还必须要更好地活下去。

  “不行,我要弥补过失,尽快弥补!”刘封下了床,鞋也来不穿,地面上一片冰凉,让他冷静不少。

  不管是为了保命,还是为了蜀国的未来着想,既然知道荆州有变,就要尽可能的避免这个重大的错误,毕竟这是自己的根基所在。

  桌案上有纸笔,他急匆匆地拿起笔来要给关羽写信,提醒吕蒙是诈病,要防备东吴从水路偷袭,傅士仁和糜芳二人有异心,却发现砚台早已干涸,自己又不会研墨,也不会写汉代的隶书,拿着毛笔停在半空愣住了。

  “来人,快来人!”刘封冲着门外大喊,想找人来写信。

  “啊?将军你醒了……”一个人影正好出现在窗外,闻声快步走过来。

  这人身形壮硕,一脸胡茬,胡须和额前的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,正是副将孟达,几天前刘封出城巡逻,回城的时候战马受惊,不慎落入了护城河中昏迷不醒,这一段时间城中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处理。

  “子度,你来得正好,快来快来!”刘封连忙招呼着孟达,“快帮我写信。”

  孟达一怔,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快步走过来说道:“哎呀将军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功夫写信,那廖化又来搬兵,哭闹不已,甚是烦人,你快去打发了他吧。”

  吧嗒——

  刘封浑身一震,手中的笔掉在了桌子上,神色呆滞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孟达见刘封神色异常,从旁边拿过他的衣服为他批上,摇头笑道:“二将军又派人来请兵了,这次来的可是廖化,不像前一次那么好打发了,只能请将军亲自出马了。”

  “走,快带我去见他!”刘封回过神来,胡乱拉扯着衣服,急匆匆地当先冲了出去。

  “将军,鞋,你的鞋!”孟达吃了一惊,提着刘封的长靴在后面叫喊。

  此刻刘封可是心急如焚,自己醒来的还是太晚了,廖化亲自前来,说明荆州已经出事了,孟达以为只是搬兵,但刘封心里却明镜一般。

  踩着冰凉的雨水匆匆来到前厅,只见一人衣冠不整,浑身都是血迹和污泥,头发散乱,一张脸早已看不清原来的样,形同乞丐,正捧着一大碗水狂饮。

  刘封不由握紧了拳头,上前问道:“廖将军怎会如此模样?”

  廖化听到刘封的声音,双手微颤,碗摔在了地上,跪倒在地上,抓着刘封的裤腿大哭道:“将军,君候危在旦夕,将军这次一定要发兵去救啊!”

  见此情景,刘封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,仅存的一丝侥幸消失殆净,此刻他多么希望孟达和前次的哨马一样,是来请他出兵攻打樊城的。

  “将军快起来说话!”他上前拉着廖化的肩膀。

  廖化用力挣脱,跪伏在地,大声道:“关将军兵败被围,请将军速速发兵,若是将军不肯,廖化便跪死在这里。”

  刘封轻叹一口气,知道先前的刘封因为拒绝出兵给荆州军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廖化迫不得已前来求救,心中恐怕也不报万一的希望。

  他手上用力,拉扯着廖化起身,让他重新坐下来,神色冷峻地说道:“将军莫要着急,先把事情说清楚,若二叔真有危难,我一定发兵去救。”

  “啊?”刚刚来到门口的孟达闻言吃了一惊,忙问道:“关将军怎么了?还要我等去救?”

  廖化握着拳头,狠狠地锤桌子上,恨声道:“我等追随君候攻打襄阳,眼看樊城告破,不想东吴吕蒙从水路带兵偷袭了南郡诸县,导致军心大乱,关将军现困守麦城,进退无路,是我冒死杀出一条血路前来求援。”

  “怎,怎会如此?”孟达脸色骤变,手里的靴子也掉在了地上。

  廖化又连连催促刘封:“请将军马上发兵去救,否则一切就完了啊!”

  孟达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,再次问道:“前一阵关将军还大破曹军,威震中原,怎会如此一败涂地?”

  廖化眼中闪过一丝愤恨,如果刘封和孟达前几天肯出兵相助,现在早就拿下了襄阳,东吴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。

  但此时为了求救,只能忍气吞声,咬牙切齿骂道:“全是糜芳和傅士仁两个狗贼吃里扒外,投降东吴,使我后方全部沦陷。军心涣散,粮草不足,如何能有再战之力?”

  孟达嘴巴张了张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岂能不知道前几天劝阻刘封出兵的后果,荆州兵败,恐怕会有一部分责任要怪到他两人的头上了。

  廖化清楚关键决策还是在刘封身上,又拉着他的手再次恳求道:“将军,看在关将军和主公结拜的情份上,赶快发兵吧!”

<